德里

黑夜。在德里
印度式的歡迎
混亂中的秩序
印度人力車
第一個夜晚
德里巷道的早晨時光
不行乞的乞丐
火車站裡的騙子

安格拉

Hotel Sheela
門禁森嚴的泰陵
黃昏的泰姬瑪哈陵
印度廟裡的小學(1)
印度廟裡的小學(2)
印度廟裡的小學(3)
十八歲的車伕
虛驚一場
清晨的安格拉車站

齋浦爾

威嚴的車站警察
Hotel Diggi
粉紅城巿
牛奶罐與便當盒
在印度也可以很悠閒
又見騙局
琥珀城堡
乞丐孩子
終於遇上好車伕

後記

雨季的印度不下雨
火車鮮事
印度男人看東方女人
沙麗下的綽約身影
德里機場的一場夢靨
印度Henna彩繪

 

 

 


 

【黃昏中的泰姬瑪哈陵】

       遊客從西面八方來,爭先聚集在正門入口,準備一睹陵墓風采。而杵在人群中的我並不急著進入,因為反差的關係,排隊的人群與正門內部,成了黑壓壓的一片。而讓對面的泰姬瑪哈陵主殿,那著名的白色大理石建築,顯得更加光滑潔白。一個慈祥友善的父親,帶著四個孩子來此旅遊,他耐心的等待我按下快門後,將自己的相機遞給我,要我幫他拍張照。滿面笑容的他,讓人感到很舒服,短暫閒聊後,在跨出正門的同時,融入人群中各自散去。

       出了正門,眼前開展的是美麗的蒙兀兒式花園。不時有遊客蹲坐在中央長形的水道旁,想與倒影在水中的泰陵合影。快門聲夾雜著興奮的話語聲此起彼落的,這世界知名的觀光景點,讓不少遊客驚豔與讚嘆。水道兩旁是廣?的綠地,不少印度人喜歡在草地上,或坐或臥的聊天休息,一派悠閒。而,我們並沒有在花園停留太久,只是慢慢的信步往陵墓主體走去。

       參觀泰姬瑪哈陵的主體建築,必須脫下鞋襪。一般人是交由旁邊的寄鞋處看管,也有人大膽的將脫下的鞋子置於一旁,而部份的人,是和我們一樣套上鞋套。鞋套是淺藍色、類似防塵布的簡易伸縮套,套上它走起路來怪模怪樣的,樣子有點可笑。許多印度人、巴基斯坦人見了,都忍不住好奇的觀看。門票費的高低,讓遊客擁有不同待遇,鞋套雖然可笑,卻代表著印度政府對遊客的明顯分級。

       陵墓內部沒有燈光,也嚴禁拍照。一進入陵墓狹小的入口,惡臭的汗臭味便撲鼻而來。忍著難聞的氣味,擠在黑黑暗暗的陵墓中,還沒看調整好視差,一位老人就朝我們靠過來,主動熱情的介紹著陵墓內部。稍早在正門遇見的那位爸爸及四個孩子,剛好也進入陵墓參觀。爸爸極有興趣的聆聽著老人的講解,還主動不時的發問。不過,老人完全不理會那位爸爸,只是一直跟著我們,不斷的介紹著。迅速的轉完一圈後,他朝我們咧嘴一笑,伸出手來向我們要小費。

      天色漸漸轉暗,數隻老鷹在天空盤旋著。旅伴S與我遠離人群,朝主體兩側的清真寺走去。斜灑在白色陵墓的光線,色調優美柔和,讓人感覺相當的平靜祥和。坐在清真寺前的椅子上,我們看著大陽慢慢沈落,我想,慕塔之皇后在這樣的環境下沈睡,真的是相當幸福的。

註: 因為回至旅館儲存記憶卡時,跳電數次,造成資料不見,所以在泰陵的照片通通沒有了,僅剩這幾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