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里

黑夜。在德里
印度式的歡迎
混亂中的秩序
印度人力車
第一個夜晚
德里巷道的早晨時光
不行乞的乞丐
火車站裡的騙子

安格拉

Hotel Sheela
門禁森嚴的泰陵
黃昏的泰姬瑪哈陵
印度廟裡的小學(1)
印度廟裡的小學(2)
印度廟裡的小學(3)
十八歲的車伕
虛驚一場
清晨的安格拉車站

齋浦爾

威嚴的車站警察
Hotel Diggi
粉紅城巿
牛奶罐與便當盒
在印度也可以很悠閒
又見騙局
琥珀城堡
乞丐孩子
終於遇上好車伕

後記

雨季的印度不下雨
火車鮮事
印度男人看東方女人
沙麗下的綽約身影
德里機場的一場夢靨
印度Henna彩繪

 

 

 


 

【印度廟裡的小學(1)】

       泰陵東側步出徒步區繼續直走,馬上就可以貼近當地人生活。二道簡單的欄門,讓小販、掮客紛擾的叫囂聲消聲匿跡,取而代之的是一幅純樸的庶民生活景象。與悠閒踱步的驢子錯身後,吸引我的是那一大一小、一個舊式一個新式的牛奶罐。與印度其他城巿相同,牛奶是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民,不可或缺的重要飲品。不同長寬比例的矩型水泥建築,一個挨著一個在巷道中延伸。白的、藍的,還有粉橘色的漆料,像化掉的冰淇淋般,塗抹在牆面上。老婆婆彎著腰將屋前小平台的灰塵掃至街面,穿著制服的孩子三三兩兩朝一致的方向走去,那修理電器的鋪子,突然竄出來個孩子,展著笑靨向我們招手說哈囉。舊式偉士牌機車的引擎聲在巷道中響起,一時間,我忘了自己身處在印度。

  
  當地人對於我們這樣的旅人身份,感到些許的好奇,但只是靦腆的看了幾眼,就低頭各自忙著各自的活兒。相較與大人,小朋友們顯得熱情活潑許多,邊向我們跑來邊招手,一個勁的say hello,開心大方的在鏡頭前展露那最燦爛的迷人笑容。我們沒有目的沒有方向的隨意信步在巷道中。一個轉彎,一群穿著制服的男女學生,魚貫走進前方一處有小階梯的建築裡。

      “是學校吧?”,“是學校?,是學校?∼” ,我先是喃喃自語,確定之後便掩飾不住我的興奮之情,開心的向旅伴S說。

       建築是封閉的,我們看不到裡面的情景。身穿白襯衫、藍裙藍褲的學生們,無論男女都繫著一條藍白斜紋的領帶,模樣是很可愛的。學生們因為我們的出現而引起小小騷動,擠在門口邊好奇的盯著我們瞧。沒一會,似乎是上課時間到了,學生們紛紛衝進去。放下相機的我,才發現自己的前方不知何時,站了一個印度僧人友善的看著我們。他微笑著輕輕將頭側點一下,表示允許我們拍照。拍完照後,他指著我後方的建築邀請我們進去。方才這個建築也有一些學生進去,我猜想著應該裡頭有教室,我雖然迫不及待想要一探究竟,但也得謹慎小心。僧人轉身又再邀請我們進去,友善親切的笑容,讓旅伴S和我稍微的放鬆。況且從外往裡探,裡頭看起來是開放式的空間,如果真有什麼不對勁再趕緊離開,應該不成問題。於是,我們二個就帶著又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跟著僧人走進去。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