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里

黑夜。在德里
印度式的歡迎
混亂中的秩序
印度人力車
第一個夜晚
德里巷道的早晨時光
不行乞的乞丐
火車站裡的騙子

安格拉

Hotel Sheela
門禁森嚴的泰陵
黃昏的泰姬瑪哈陵
印度廟裡的小學(1)
印度廟裡的小學(2)
印度廟裡的小學(3)
十八歲的車伕
虛驚一場
清晨的安格拉車站

齋浦爾

威嚴的車站警察
Hotel Diggi
粉紅城巿
牛奶罐與便當盒
在印度也可以很悠閒
又見騙局
琥珀城堡
乞丐孩子
終於遇上好車伕

後記

雨季的印度不下雨
火車鮮事
印度男人看東方女人
沙麗下的綽約身影
德里機場的一場夢靨
印度Henna彩繪

 

 

 


 

【印度式的歡迎】

       五點三十分,玻璃窗外的黑已轉成微微的藍光,還等不及天空完全明亮,就急著衝出機場大門,心裡高喊著“印度,我來了”。然而,印度沒有辜負我這番的熱情,司機及掮客們,在S與我踏出大門不到一秒內蜂擁而至。在聲聲叫喚及推銷中,我們目不斜視的往幾步之外的Prepaid-taxi票亭前進。司機們跟我們擠在售票亭前,鼓著大眼珠、豎起耳朵,等待這二位來自東方的旅人說出目的地。

      “Hotel Namaska,917,Chandiwalan”,在說話的同時,我遞了張註明旅館名稱及詳細地址的字條給售票員。
       圍在我們身旁的人耳語紛紛,似乎在討論著地點的詳細位置。
      “Pahar Ganj”,售票先生給了我這個地名。
      “Pahar Ganj?!”我帶著疑惑的眼神看著售票先生。
      “Pahar Ganj”,他用極為肯定的語氣再說一次。並解釋著我們要去的旅館是在main bazzer,而main bazzer就在Pahar Ganj那一區,到Pahar Ganj的價格是220元。

      我將鈔票遞出去,換了張抄著車牌號碼的字條。隨即,一位黝黑的男子引領我們至車子處。男子指著車牌讓我們看,確定與字條上號碼無誤後,我們跟他上了車。車子離開機場前,在出口處的小櫃台旁停了下來。司機將方才售票員給他的一張收據交給櫃台。看起來有點嚴肅的櫃台人員,往車裡瞧了瞧、並做好紀錄後才放我們通行。這樣的「行政程序」讓人頗安心,至少如果司機起了什麼歹念,最終也追查得到。

       車子在兩旁毫無景色可言的公路上疾駛著,即便沒有多少來車,司機的喇叭聲還是不斷響起。慢吞吞的印度人只有在開車的時候,才會顯得異常急躁。他們喜歡在擁擠的車道上,硬擠強鑽的,搶一步是一步。直衝、橫闖不打緊,邊開快車還可以邊回頭跟乘客聊天打屁,這才會令人捏把冷汗。

  隨著太陽的升起,我們抵達了main bazzer。車子放慢速度,在兩旁破舊房子及到處是垃圾的街道上行駛著。空氣中的氣味開始混雜起來,這才開始有了印度的味道。司機突然將車子停了下來,要我們再說一次地址。他用疑惑及苦惱的眼神,朝我們看了一下,但我們並沒有太多反應,只是靜待他處理。問了幾個路人,車子開開停停後,他又使了個困惑的眼神,示意要我們換間旅館。

  ”我們已經訂好房間了。”我用十分肯定的語氣說。這時,他才”順利”問到了”Hotel Namaska”的方位。沒多久,司機把車停了下來,帶我們走進位於小巷內的Hotel Namaskar。我在旅館門前付了車資,道聲謝後想打發他離去,沒想到給了車資後,他竟然伸手跟我們要五十塊小費。我一時楞住沒反應過來,心裡還在想著,這種服務也要給小費的當頭,竟傻傻的從口袋掏出了五十元給他。貪心的司機,拿了五十元還不肯走,硬是要跟著我們進旅館,還好我們向旅館人員說明,是我們自己翻書找到這個地方,才免去被他抽取佣金。終於順利打發司機走了,我們要了間位於一樓的小房間,當作在印度的第一個停靠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