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里

黑夜。在德里
印度式的歡迎
混亂中的秩序
印度人力車
第一個夜晚
德里巷道的早晨時光
不行乞的乞丐
火車站裡的騙子

安格拉

Hotel Sheela
門禁森嚴的泰陵
黃昏的泰姬瑪哈陵
印度廟裡的小學(1)
印度廟裡的小學(2)
印度廟裡的小學(3)
十八歲的車伕
虛驚一場
清晨的安格拉車站

齋浦爾

威嚴的車站警察
Hotel Diggi
粉紅城巿
牛奶罐與便當盒
在印度也可以很悠閒
又見騙局
琥珀城堡
乞丐孩子
終於遇上好車伕

後記

雨季的印度不下雨
火車鮮事
印度男人看東方女人
沙麗下的綽約身影
德里機場的一場夢靨
印度Henna彩繪

 

 

 


 

【混亂中的秩序】

       拿著旅館櫃台畫的簡易地圖,打算步行到不遠處的火車站,購買明日至安格拉的車票。雖然已是豔陽高照的大白天,但main bazzer的街上仍冷冷清清,兩旁的商店還在懶洋洋的,有的剛起身、有的還在斯調慢理的梳妝打扮。三三兩兩的旅人,拖著行李箱也好、揹著大背包也好,在小街裡來回走動,尋找住宿的地方。

       走出小街來到大馬路,氣氛驟變。馬路旁的小販在喧囂的車陣中嘶聲叫喊著,車伕與司機也不斷的擠身前來詢問要不要搭車。站在路旁S及我,看起來極為醒目,似乎所有的目光都朝我們這裡聚集。大馬路邊一間挨著一間的小吃店及商店,是當地人駐足的地方,每間都看起來相當擁擠。人潮加上車陣,再配上叫囂拉客聲不斷,真是混亂到極點。

       好不容易跨越馬路到對面的火車站,紛亂的景象仍然沒褪去。站前空地上停滿為數可觀的嘟嘟車,一排排明黃色的車頂在陽光下閃耀著。司機們一見到遊客就蜂擁而至、喊價叫價著,遊客都還來不急反應,就有司機為了搶生意還吵了起來。身穿鮮豔沙麗的婦女與不展顏的小朋友,手裡拿著小鐵筒向路人乞錢。這些不帶哀求神情的職業乞丐,伸手要錢的姿勢,是一付理所當然的態度。倘若不給或給的太少,還會回以一個難看及嫌惡的臉色。一個身穿花襯衫的男子,突然主動前來招呼並引路,這過份的熱情讓人不由得武裝起防備。

       我們被這混亂景象嚇的有些緊張,匆匆躲進車站想好好喘口氣。一進火車站,大廳裡人潮洶湧,黑壓壓的一片,眼珠子全朝我們這兩個東方人看。我的目光急於搜尋”International Tourist Bureau“字樣,幸運的,很快就找到了方位。順著指示往二樓走,一上樓,安靜的走廊舒緩了我們緊蹦的神經。這時才有辦法緩一緩、調整一下呼吸節奏。走進International Tourist Bureau,幽默友善的服務員,仔仔細細依照我們的需求寫下應搭乘的火車班次及相關資訊後,我們拿著這張填表單至櫃台處,順利買好車票。 

       步出服務中心,並不急著下樓,我們站在二樓俯視車站大廳往來的人群。安靜無人的二樓,與吵雜紛亂的一樓形成強烈的對比,距離與高度讓我們有安全感,壯大了膽子恣意的拍照。準備下樓時,被陽光斜灑下來的影子吸引住。順著光影,視線被牽引至另一端的盡頭,這才發現那裡是休息區。一家大約五,六口的人坐在廊上的椅子及床上休息,我以他們為背景拍了張照,沒想到爸爸發現了,在小朋友耳邊囑咐一會。沒多久小朋友跟在我們後頭,邊伸手要錢,我們佯裝不見趕緊離去。

     步下樓,再次陷入人潮中,我們又變成了大家目光的焦點、司機及乞丐的對象。叫囂聲衝著我們來,但我們已不像先前那樣的緊張,緩下步伐用自己的節奏行走著。司機們直盯著我們喊價,走過這個又來下個,乞丐遞上鐵筒要著錢,要不到就一路跟著。總是不斷有人主動向前拉客,要不,在身後賣力喊著,直到新目標出現才轉移焦點。這看似混亂的景象中,似乎也有它的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