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里

黑夜。在德里
印度式的歡迎
混亂中的秩序
印度人力車
第一個夜晚
德里巷道的早晨時光
不行乞的乞丐
火車站裡的騙子

安格拉

Hotel Sheela
門禁森嚴的泰陵
黃昏的泰姬瑪哈陵
印度廟裡的小學(1)
印度廟裡的小學(2)
印度廟裡的小學(3)
十八歲的車伕
虛驚一場
清晨的安格拉車站

齋浦爾

威嚴的車站警察
Hotel Diggi
粉紅城巿
牛奶罐與便當盒
在印度也可以很悠閒
又見騙局
琥珀城堡
乞丐孩子
終於遇上好車伕

後記

雨季的印度不下雨
火車鮮事
印度男人看東方女人
沙麗下的綽約身影
德里機場的一場夢靨
印度Henna彩繪

 

 

 


 

【第一個夜晚】


      不到三坪的空間裡,塞了一張床、一間廁所,還有供人放置行李雜物的小通道。這,就是我們在德里的第一個夜宿站。

       旅館服務員帶著我們從一樓的風扇房,到三、四樓的冷扇房及冷氣房走一遍。這價格落差很大,最便宜的為200盧比,而最貴的要價450盧比。旅行總是要盡可能的節省開支,房間挑選適住就好。捨棄了冷氣房,決定住一般風扇房。而,同樣是二人風扇房中,最後我選擇了這間門口堆滿旅人拖寄行李的小小房間。
  “有必要節省成這個樣子嗎?”旅伴S對於我的決定有一點不能理解。
  “同樣是二人房,大小卻差這麼多。而,我們兩個不都一致認為,毌須多花上100盧比,住那麼大的一間房嗎?”我問。
  “那,其實也可以再看看其他旅館吧?”S還是顯得有一點耿耿於懷。他總認為,難得出來旅行一趟,何必對自己這麼刻薄。

  聽他這麼一說我才意識到,對於吃住都不甚要求的我,已經相當習慣苦行僧的旅行方式。為了能夠不斷旅行,自然是想盡法盡可能的節約,然而,對於S來說,他難得出來一趟,雖然毋須住上星級飯店,但至少可以住的舒適一點。“都已經決定了,如果真受不了,明天再換旅館吧!”我安慰他說。


       行李卸下稍做休息後,我們兩個逛完了紅堡及在德里新區晃晃後,便返回旅館。雖說現在是印度的雨季,但仍然是讓人汗流浹背、燠熱難挨。一回到房間,便衝進浴室想沖個涼快。狹窄的浴室,塞進一個馬桶及小小的洗手台後,就沒剩多少空間。洗手台上方牆壁的蓮蓬頭,虛弱的吐著涓細的水流,就著這樣的空間,我小心的轉著身沐浴。沖完涼走出浴室,發現S已經在門外塞滿了報紙。這門邊溢出的水已經快要危及我們行李的安全了,好不容易危機解除,又輪到S洗澡,但這回我們已經做好準備。

       搭乘夜班飛機讓我們兩個感到相當的疲累,傍晚六點我們已經躺在床上準備休息。早上轉動著扇葉的房間,還感到一絲微涼,現在卻是悶熱至極。經過了整日太陽的拂照,整棟建築吸足了熱度,正在此時準備釋放。望著天花板上轉著熱氣的風扇,德里的第一個夜晚雖然難以入睡,但我卻很開心能夠真實體驗到印度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