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里

黑夜。在德里
印度式的歡迎
混亂中的秩序
印度人力車
第一個夜晚
德里巷道的早晨時光
不行乞的乞丐
火車站裡的騙子

安格拉

Hotel Sheela
門禁森嚴的泰陵
黃昏的泰姬瑪哈陵
印度廟裡的小學(1)
印度廟裡的小學(2)
印度廟裡的小學(3)
十八歲的車伕
虛驚一場
清晨的安格拉車站

齋浦爾

威嚴的車站警察
Hotel Diggi
粉紅城巿
牛奶罐與便當盒
在印度也可以很悠閒
又見騙局
琥珀城堡
乞丐孩子
終於遇上好車伕

後記

雨季的印度不下雨
火車鮮事
印度男人看東方女人
沙麗下的綽約身影
德里機場的一場夢靨
印度Henna彩繪

 

 

 


 

【德里巷道的早晨時光】

       早晨七時,在德里的熱情溫度包圍下甦醒。算一算時間,共睡了十一個小時,總算把前一天熬夜的體力補了回來。梳洗乾淨後迅速將行李打包,便急著步出旅館打算迎接德里的早晨。我們並沒有朝大街走去,而是轉頭鑽入旅館旁的小巷。

       八點的陽光灑在深巷裡,空氣中混濁的灰塵在陽光裡飛揚。這個位於後巷的小社區,是由許多小街道連接而成的。一間挨著一間的屋舍,有的半倒頹圮、有的老舊敗壞,要不是那架上晾曬的衣物、半掩的大門及滿地的垃圾及穢物,讓人得以嗅得生息,否則真會讓人誤以為這裡是廢墟之地。

       一位年輕人彎著腰打開地上剛沸騰的熱鍋鍋蓋,白茫茫的熱氣瞬間上升,透過這迷濛的光線,與另一位蹲坐在一旁台階上的男子閒聊。他們並沒有對我們的出現感到困擾,相反的,在我第二次舉起相機時,給了我一個熱情的微笑。這個笑容讓我的膽子大了起來,更近距離的捕捉他們的一舉一動。我們在經過幾攤早餐店後,往左邊的小巷前行。狹小的巷道,突然間湧進了推著車的小販、身影婀娜的婦女、搬運著牛奶罐的工人及數隻龐大的牛。穿梭在其中的人變多了,氣氛也開始熱絡起來。


       那些無家可歸的貧民,拖著乾瘦虛弱的身子,在德里街道上行乞討食,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相較那些貪民,這巷道內豐盈壯碩的聖牛可就幸福多了。大搖大擺的橫躺路中間,懶惰得動也不動,連人們送來的貢品都吃的無精打采,甚至排泄也懶得起身,直接拉在身上。

       這裡可以見到真正的庶民生活。奶茶攤前總是擠滿著喝熱奶茶的人,新的一天的在一杯熱奶茶下肚後開始,也在熱奶茶中進行著,一直到上床前的最後一口奶茶後才正式結束。在這麼炎熱的天氣下,滾燙的奶茶入喉後,伴隨而來的是滾滾而下的汗珠。似乎,這奶茶非得要這麼喝才道地過癮。剃鬍店裡雖不至於高朋滿座,但也是客人一個接著一個。

      

       車伕捨棄大馬路,而拐進舊城區巿集。雖然路程縮短了,但沿路人潮洶湧,且馬路坑坑洞洞,一會是上坡一會是下坡的相當難行,好幾次他索性跳下車用牽的方式前進。破舊敗壞的舊城區內,擁擠的攤販、人群及車子行走時揚起的塵土,讓空氣混濁到極點。好不容易抵達了紅堡,我們下了車付應付的車資準備離去時,他伸手向我們要小費。汗珠從他的額角流下,雖然我知道講好的車費是多少就是多少,根本毌須給小費的,但看方才他騎的這麼辛苦,還是心軟的塞了一點小費給他。

     在印度搭了許多次的人力車,每次都有不同的狀況發生,也都有不同的理由,讓我每一次還是笨笨又心軟的給了小費。總覺得辛苦騎那麼一大段,才拿到不到二十元台幣的工資,著實在太辛苦。然而,我也知道我這樣做是在“鼓勵”他們這種不當的行為,但在當下常常又分不清對方是故意、是欺瞞,還是真的走錯路。內心交戰著給與不給,其實也只是在幾塊新台幣間打轉,所以最後我都是相信人性本善,而給了小費。總在暗自發誓下回乘車前,無論是什麼狀況都不再加給小費,但誓言永遠敵不過心軟。我想,下回來印度時,這種情形肯定再發生的。


       幾個菜攤、幾個水果攤就組成一個小型的菜巿場。地上堆著、竹篩裡放著,是一個個小小、賣相不佳的蔬果。不見來往購買的客人,攤販們有的發楞、有的與隔攤閒聊,但大多數的人是眼睛直盯著我們這二個外來客。在我們各自專心捕捉當地生息的時候,三個從遠處漾著笑顏的小臉蛋,不知從何時就一直在跟著我們。我向他們走近,三個小男生開心的在鏡頭前玩起來,還拉著剛好路過、抱著牛奶罐的玩伴一塊入鏡。看著小小螢幕裡的自己,小朋友們笑的特別燦爛及開懷。小孩子的笑容總是特別有感染力,原本在一旁、有點害羞的大人們,也拋開矜持與我們同歡。

       在準備返回旅館的時候,一個約五歲的小女孩光著身子從房內跑出來,站在大門邊探出頭來向我們打招呼。這可愛小臉蛋,真是漂亮的令人驚豔,她毫不害羞的讓我們近距離捕捉她的笑顏。陽光灑下一地的熱情,這巷道裡的人們在談笑間,開始了一日的工作。大街未甦醒,小巷已蓄勢待發,而我這個旅人也該啟程前往下一個目的地了,帶著那一張張可掬笑容,我們向新德里道聲再見,離開了這美好的巷道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