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里

黑夜。在德里
印度式的歡迎
混亂中的秩序
印度人力車
第一個夜晚
德里巷道的早晨時光
不行乞的乞丐
火車站裡的騙子

安格拉

Hotel Sheela
門禁森嚴的泰陵
黃昏的泰姬瑪哈陵
印度廟裡的小學(1)
印度廟裡的小學(2)
印度廟裡的小學(3)
十八歲的車伕
虛驚一場
清晨的安格拉車站

齋浦爾

威嚴的車站警察
Hotel Diggi
粉紅城巿
牛奶罐與便當盒
在印度也可以很悠閒
又見騙局
琥珀城堡
乞丐孩子
終於遇上好車伕

後記

雨季的印度不下雨
火車鮮事
印度男人看東方女人
沙麗下的綽約身影
德里機場的一場夢靨
印度Henna彩繪

 

 

 


 

【不行乞的乞丐】

    那是什麼樣的眼神,讓人只消一眼就永遠不會忘記?

  在趕往火車站的途中,一個瘦長的身影在我眼前閃過。我停下腳步,楞了幾秒後回頭看,他虛弱靠坐在水泥台階上,乾瘦的肌膚緊連著身軀,那一根根骨頭的紋理都清晰可見。凹陷五官裡那雙空洞眼神,直盯著前方動也不動。一個小的不?鋼筒放在離他有半個手臂的距離處,我無法得知在那筒子裡有沒有任何人留下他的同情心。

  在這樣的陋巷,往來經過的都是當地生活清貧居民,有誰會願意伸手援手呢?他到底是在行乞嗎?如真要行乞怎麼不在觀光客多的大街上呢?諸多問題在腦子裡旋轉。突然見到這樣的畫面,旅伴S及我心中都五味雜陳。握在手中的相機不知是否該舉起,我不願意因為對方的不幸而成就一張所謂的精彩照片。

  ”你不是在獵奇,而是在紀錄真實的印度。”旅伴S這樣對我說。

  他將眼神轉向我,但似乎又不是對著我看,從那眼神中讀不到央求哀憐、也讀不到企盼,只是找個方向投去,但終究在哪裡聚焦,沒有人知道。我心慌的匆匆按下二次快門後,遞了張紙鈔給他。他並沒有任何大幅動作,只是左手微微張開,我將紙鈔塞入他手中後離去。走了幾步回望,他仍然是一動也不動的靜坐在那個角落。